首页 研究院 财经观察家 巨丰财经 关于我们

前谷歌和推特高管离职去搞医疗健康创业 图的是什么?

发布于2017年09月11日

编者按:出于各种原因,硅谷的高管和技术专家们越来越多地进入到医疗保健行业。这种趋势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互联网一代的年龄增长,他们自然更加关注医疗健康领域。当前Google和eBay的高管Steph...

编者按:出于各种原因,硅谷的高管和技术专家们越来越多地进入到医疗保健行业。这种趋势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互联网一代的年龄增长,他们自然更加关注医疗健康领域。

当前Google和eBay的高管Stephanie Tilenius 决定要做一个健康教练类的app时,很多她的朋友都表示不敢相信。“每个人都觉得我疯了,”她说,“有一些人喜欢我做的事情,觉得我是在帮助其他人。但是大部分人都渐渐疏远了我。”

对大部分的企业来说,医疗健康行业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机会——当然也会有一些限制。据估计,这是一个3万亿美金的市场,并且整个市场的大部分还是被传统的巨头们垄断。但是,很多科技类的公司正在逐步地想要退出这个市场,尤其是在目睹了很多高出镜率的失败之后,意识到在这个行业,变革还远远没有这么快。“硅谷的投资者和运营者们意识到医疗保健行业需要高科技,”退伍军人医疗处的IT顾问BenRooks这样说道,“但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医疗行业不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打碎重建,而是需要温水煮青蛙式的慢慢变革。”尽管挑战很多,但是有一群不断壮大的队伍正在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很多都是前Google和Twitter的技术人才,准备好在这个行业长久耕耘下去。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动机都是很私人的:有家人正在忍受慢性病的煎熬,或者对现有的医疗健康系统不满。我和四位前科技企业的高管聊过,问过他们为什么愿意投身于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和科技行业的不同、以及他们现在正在面临的困难等一系列问题。

“因为病人们应该得到比‘七分钟看病’更好的服务。”——Stephanie Tilenius,曾经担任Google 商业和支付方面的VP,也曾任eBay和PayPal的GM和VP。

Stephanie在电商领域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她曾在PayPal和eBay工作,并最终爬到了Google的高级副总裁的位置上。但是在她2001年加入eBay之前,她曾经在线上药店PlantRX做过几年的时间。这段早期在健康行业的经历对她来说有着长远的影响。当她的爸爸生病时,她感受到一股比以往更强大的力量促使她辞去现在的工作,去进入健康行业。“我的父亲同时患有多种慢性病,只能挨个医生那里跑来跑去。”她回忆道。

那段时间里,她是一家初创企业Vida的首席执行官。Vida能够为慢性病人提供远程的虚拟关怀。在开创这家公司之前,Tilenius想到了她父亲关于“不间断关怀”的需求,包括他与医护人员的交流,以及医护人员之间自己的交流。Tilenius相信如果她的父亲能够得到比“七分钟医疗”更好的关怀,他的心脏病发作一定可以避免或者延缓。“七分钟医疗,(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所有的医生能告诉他的,也只有注意饮食。”

与她在保健技术领域的许多同行不同,她与医疗中心密切合作,拿出了已经进行临床验证的程序,用于治疗糖尿病抑郁症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患者。她创建了Vida,通过将患者与虚拟健康教练连接起来,激发长期的行为变化,从而使这些健康目标更容易达到。

起初,她的很多朋友和熟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放弃在科技行业的美好职业生涯,而去创办一家成长和获利速度可能会很慢的健康类公司。

“人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离开,不知道我为什么放弃高级职位和报酬,”她说,“在硅谷,人们只关心快速成长,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会有问题。”同样,许多医疗保健从业者,对技术人员进入自己这一复杂领域持怀疑态度。

Tilenius相信,她将向这两方的批评者说明,从移动互联网和云端开始,新的平台将出现在医疗保健领域,像Vida这样的公司将是最前沿的。最终,她问:“你难道不想让我们这些疯狂的Google员工,通过建立公司和承担风险,来帮助人们?”

“这是一段寻求目的的旅程。”——Twitter的前全球媒体副总裁Katie Jacobs Stanton,Twitter前任产品管理副总裁、Google前任产品经理Othman Laraki。

对于Color Genomics的首席执行官Othman Laraki来说,技术专家转到医疗保健行业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所谓的“互联网一代”的年龄正在增加,他们也开始关注起健康。

Laraki的公司提供了一个$ 249的测试,筛选人们携带的各种癌症相关的基因突变。

Laraki说他辞去了之前的工作,部分原因就是他知道他也携带了这些癌症突变的基因。他还通过他的研究发现,那些从早期就意识到疾病风险的人,会采取积极主动的预防措施。

“Color这家公司是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的。”他回忆说, “这个测试能帮助我的家人和其他家庭吗?”

向医疗保健行业的进军并不容易。他解释说,这两个部门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是成功的标准。

“在科技,有一句格言是真的,‘如果你建立好了一个东西,他们就会来’”,他说。

“在医疗保健方面,产品的质量就像需求列表上的第10个要素(一点儿也不重要)。”其他因素相比起来更重要,例如价格、隐私、患者安全、与行业巨头的关系等。然而,Laraki有信心,随着卫生保健领域更多的数据流入和消费化趋势,这一现象将慢慢开始改变。

同时,他说Color Genomics已经能够在其竞争对手上取得优势,部分原因是它的创始人的技术背景。举个例子,该公司为其产品进行独特的定价,创始人们将测试费用控制在大多数患者能够负担的范围内。“这种定价方式并不常见,但它能够有效吸引大量受众。”多数基因测试公司则会选择与保险公司合作,以最大限度提高其利润。而利润经常是来自患者的。Laraki表示,通过不断对该产品进行反复试验,该公司还能够缩短开发一个完全合规的内部实验室所需的时间,从预期的一年到短短三个月。

Laraki说科技界对Color的反应不一,他收到过诸多类似“那很有趣”或“啊?”这样的评价。但他和首席市场官Katie Jacobs Stanton说,当那些反应相似的人简单描述这个机会时,他们在试图参与这个事件。Jacobs Stanton在目睹父亲和兄弟与癌症作斗争后,做出了加入Color的决定。但她也有更实际的想法:“我依据着三原则模型”,她说,“这些人是谁?产品是什么?我能否做出贡献?”

Jacobs Stanton作为Color的投资人,在确认过这三个原则后加入了公司。

“我想要建造具有永恒价值的事物。”——David Vivero,Zllow租赁公司的前副总裁。

David Vivero回忆起不久前,在评价医疗法案出台前,患有慢性病的人可能会被拒绝提供健康保险。目前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变,但很多人依然经常对卫生保健方面的体验感到不满。这提醒Vivero建立一家适合消费者与患者的公司(多数健康公司是B2B模式的)。“我不会说这是我的顿悟”,他说,“我起始于一页简单的图纸,它可以成为通向一个重要的健康决定的窗口,然后它演变进化。”对于Vivero而言,为人父母也是驱动力之一:“现在,在拥有了孩子之后,我想要建造具有永恒价值的事物。”

“当你与一个典型的硅谷创业者交谈时,要尽量调整你的思路。保持同理心,以及使每个用户不出差错的欲望。”

Vivero对Amino的启动旨在为患者提供透明的医生质量和价格,使他们做出更明智的决策。Vivero说,他面临的挑战之一是说服经验丰富的健康技术人员,他们有通过消费者赚钱的途径。意识到很多公司试图提高透明度却遭到失败后,一些业内专家对他持怀疑态度。他解释说,“先行者常常背负冷箭。”

但是Vivero相信,如果他们保持谦卑并引进经验丰富的医疗顾问,技术人员将在改善健康体验的某些方面有很好的发挥。他说,许多企业家陷入了紧盯万亿美元机会而将资金铺得太泛的陷阱之中,而没有意识到一个行业的切面可以价值数亿。“当你与一个典型的硅谷创业者交谈时,要尽量调整思路”,他建议准投资人们,“保持同理心,以及使每个用户不出差错的欲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