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院 财经观察家 巨丰财经 关于我们

中国有能力应对美国攻势

发布于2017年09月11日

4月6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首次会晤。 纵观全球,恐怕没有比中美之间关系更有影响力的双边关系了。为此,俄罗斯顶级国际媒体“今日俄罗斯”(RT)就中...

4月6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首次会晤。 纵观全球,恐怕没有比中美之间关系更有影响力的双边关系了。为此,俄罗斯顶级国际媒体“今日俄罗斯”(RT)就中美关系,采访了中国著名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教授。这也是RT首次专访中国学者。采访中,RT记者苏菲·谢瓦纳兹问题犀利,时有挑衅,但都被王文院长一一化解,化解过程甚为经典,以下是部分精彩访谈片段:

南海问题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此前访华时曾声称中美遵循“不冲突不对抗”的原则,但南海问题上中美冲突未曾中断。

就中美之间对抗是否不可避免一问, 王文院长认为,当前中美之间有一个很好的谈判和协调渠道,双方高层官员就这些问题进行面对面探讨,进而协调谈判、处理危机。作为一个智库学者,其相信当今中国有足够的信心在南海问题上与美国进行斡旋。

RT记者苏菲·谢瓦纳兹继续追问,中国是否存在主张对抗的鹰派人士,王文院长给了肯定回答:“当然!中国情况非常复杂,我们有13亿人口,也存在不少民族主义者。这些民族主义者对美立场非常强硬,敢于和美国对抗。”

肯定之余,王文院长又强调了中国外交主张和平路线的想法:“中国的政府非常理智并且希望在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走出一条自己的外交之路。中国希望和平地、渐进地、双赢地处理与大国之间的关系。”

中国政府不仅多次在多处场合公开声明对南海的历史性所有权,也在南海不断推进吹填造岛工程,甚至在一些岛礁上建成机场。不少外媒将岛建工作、中国驻军等行动上升到“中国威胁论”。对此,王文院长指出:

“认为在南海的那些岛屿上,中国完全有权利保护自己的主权。那是我们作为所有者的权利,没人能够阻止。所以说美国凭什么干涉南海岛屿的建设?许多中国人认为不可理喻,谴责美国的干涉行为。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世界需要明白,南海问题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事务。”

美国宣称“要阻止中国进入人工岛屿”,王文院长表示 “对美国那些闲言碎语我们是拒绝和批判的。我们希望美国能平衡各方关系,对南海问题保持沉默。……对美国可能的行动,我们有充分的应对措施。”

台湾问题

在中美关系中,台湾问题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之一。美国虽声称尊重“一个中国”原则,但仍无视中国警告,对台军售。对此,王文院长认为那些武器将来最终会归属于中国。

“中国反对美国对台湾军售,但是另一方面,从学者的角度看,我们坚信美国卖给台湾的武器将来最终会归属于中国,因为台湾将来会回归祖国。台湾是一个岛屿,即使台湾的军事实力比过去强了很多,也不可能改变‘一个中国’的现状,因为现在中国大陆的GDP和军事力量都是台湾的几十倍,所以我们有十足的信心(在未来完全统一台湾)。”

亚太国家关系

一直以来美国拉拢中国周边国家成为盟友,例如越南、韩国、日本等。但是菲律宾现在与美国的关系破裂,开始转向中国,即使中菲存在领土争端。

就中国应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王文院长谈到: “我认为菲律宾转向中国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菲律宾终于想明白了。过去,菲律宾前总统对美国过分信任,但新总统上台后幡然醒悟——美国只能给菲律宾空头支票而中国可以为菲律宾提供常规的支持。菲律宾人很聪明,他们明白谁是好人谁是骗子。所以我认为,这给中国周边国家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典范。我对越南、马来西亚以及其他国家,甚至韩国、日本有充分的信心。”

这些形势是否意味着美国与中国周边国家及环太平洋地区构筑的联盟正分裂瓦解?王文院长表示 “就当前新形势而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同盟无法发挥作用。因为,进入新世纪、面临新条件,我们亚太国家应当崇尚可持续发展,如何做到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军事同盟,而是发展,是投资,是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引领世界

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热衷在亚太地区推行TPP协议,并将中国排除在外。中国为“捍卫自由贸易”,联手东盟,积极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特朗普对TPP协议向来持否定态度,一上台就签署行政令宣布退出。中国欢迎美国加入RCEP吗?中国是否在谋求更广泛的国际影响力?

针对RT记者这些提问,王文院长答道: “我们非常欢迎美国的加入。当今中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是双赢、开放、包容。所以我们欢迎所有国家加入中国发起的协定。例如我们现在最重大的倡议——‘一带一路’,中国欢迎所有国家加入。我认为俄罗斯积极参与的行为值得肯定,而美国至今仍摇摆不定。”

王文院长继续解释称: “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未来十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未来3到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中国希望给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过去,世界低估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贡献。三年前,习近平主席发起了‘一带一路’倡议,这意味着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希望在和平、双赢、避免冲突和战争的前提下为世界作出贡献。”

“特朗普这个人很有趣”

采访中,王文院长还对特朗普对中国不甚明确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王文院长说道: “特朗普这个人很有趣,他非常擅长学习,现在他正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美国总统。所以我认为不应该根据竞选时期的言论来分析特朗普,我们需要给特朗普学习的时间。中国有信心与特朗普打交道,让他明白什么符合美国的长远核心利益。中美合作、美俄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这是我的观点。”

对中美关系,王文院长表示我们不能只关注对抗,应当看到两个大国之间关系的其他侧面。

“每年有超过600万人往来于两国之间,两国贸易额接近6000亿美元,这就是另一个侧面——现在中美两国是互相依存的。我认为对抗的说法其实是媒体的定义、媒体的观点。现实中两国推崇的是和平、互助、双赢。我年年去美国,感觉美国普通民众和中国普通民众一样,都认为稳定和平双赢是两国的共同目标。”

“今日俄罗斯”(RT)采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教授

……………………………………………………………………………………………………………………

采访实录

美国再次试图向中国示好。中国领导人正准备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会见新上任的美国总统。不过此时恰逢南海紧张局势不断升温,双方言辞不善,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上周,我们了解到美国人对中美局势的看法。今天,我们请到了资深政府咨询专家、中国顶尖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本届莫斯科经济论坛发言嘉宾王文,探讨中国方面对中美问题的立场。

苏菲·谢瓦纳兹:王文院长,欢迎您来到我们节目现场。我们了解到您不仅担任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还是中国政府的资深咨询专家,今天有很多话题值得讨论。在新一届美国政府对中国抛出一系列威胁言论之后,例如发动贸易战、将中国驱逐出人工岛屿等,美国似乎正在试图向中国示好,中国方面是否打算既往不咎、重新开始呢?

王文:事实上,如何处理与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关系是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项重要任务。我认为,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的会面,将开启中美关系发展的新阶段。

苏菲·谢瓦纳兹:中国对在棕榈滩海湖庄园举行的两国元首会晤,有什么期待?

王文:我认为美国应该向俄罗斯学习,中俄之间一直以来相互尊重,然而美国过去对中俄并不友好。中国希望借此次会晤告诉美国应当如何尊重其他像中俄这样的强国。中美关系目前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就是如何避免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当一个强国崛起的时候,另一个强国会对它发起战争,或者在现有强国和新兴国家之间爆发战争。中国不愿意与美国发生战争,所以中国希望中美双方能够避开历史陷阱。

苏菲·谢瓦纳兹:我想就中国如何避免战争进行一些细节上的探讨,虽然外交辞令总是无懈可击、令人欢欣鼓舞,但当深入细节就会发现根本行不通。例如,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声称中美遵循“不冲突不对抗”的原则,但是既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海军将停止在南海的巡逻,也没有迹象显示中国将放弃它在这些岛屿上的主张,这是否意味着中美之间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

王文:我认为南海问题非常复杂,当前中美之间有一个很好的谈判和协调渠道。

苏菲·谢瓦纳兹:是怎样的渠道?

王文:例如,美国国务卿访华,中国也有高层官员访问美国,就这些问题进行面对面探讨,进而协调谈判、处理危机。我赞同这样的做法。作为一个智库学者,我认为当今中国有足够的信心在南海问题上与美国进行斡旋。

苏菲·谢瓦纳兹:我前几天跟美国国防部的顾问对话,他告诉我说,在美国有些人想要跟中国一决胜负——这是他的原话。在中国是否也有这样的鹰派人士想要跟美国进行全面长期的对抗?

王文:对南海问题,美国的看法非常复杂,有许多不同的声音……

苏菲·谢瓦纳兹:我不是单指南海问题,而是从整体意义上来讲。现在美国有这样一群人,有的甚至可能在政府部门,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主张对抗中国,比如可能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会在未来几年威胁到美国的霸权地位。总之,持这样立场的美国人确实存在。在中国有没有类似的鹰派人士?

王文:我不这样认为。首先,美国不能把中国视为下一个伊拉克、阿富汗或是利比亚,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畏惧美国任何空洞的言论或声明,中国有足够的力量抵御外侮,也有足够的智慧去应对这些非常复杂的、耸人听闻的、威胁性的言论。

苏菲·谢瓦纳兹:但是您没回答我的问题。中国是否存在类似主张对抗的声音?

王文:当然!中国情况非常复杂,我们有13亿人口,也存在不少民族主义者。这些民族主义者对美立场非常强硬,敢于和美国对抗。撇开这个不说,中国的政府非常理智并且希望在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走出一条自己的外交之路。中国希望和平地、渐进地、双赢地处理与大国之间的关系。

苏菲·谢瓦纳兹:我们稍后会谈到“双赢”,但我不止一次听中方和美方讲,哪怕一个小小的意外冲突都可能会引发全面的军事对抗甚至是战争。对中国人来说冲突是迟早的事吗?你们为此作好准备了吗?毕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王文:是的,中国现在做好了应对任何可能状况的准备。一方面,中国有许多像我们这样的智库为政府筹划。另一方面,我们的外交政策十分巧妙。我们总是避免最坏的情形发生,大家要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有信心。过去30年,中国没有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中国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国家。

苏菲·谢瓦纳兹:您刚提到“相互尊重”,最近中国人似乎常把这个词挂在嘴边,它的意思是双方不会挑战对方的利益。但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有自己的传统利益,有着日本和其他盟友。中国愿意接受这个现状吗?还是打算对此提出挑战?你们打算挑战美国和日韩之间的伙伴关系吗?

王文:是的,我们一直能感受到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中国的崛起改变了亚太地区和其他国家的格局,正如您所提到的日韩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不能适应新的状况。所以我认为,当下中国采取的外交策略是,十分耐心地处理与其他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关系,让这些国家逐渐适应中国作为新兴大国的存在。

苏菲·谢瓦纳兹:美国总是声称将会尊重“一个中国”原则,不会试图改变台湾的现状,但是美国只按自己的方式行事,例如美国仍然对台军售。中国对此可以接受吗?

王文:我认为“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底线……

苏菲·谢瓦纳兹:您认为美国是如何看待“一个中国”原则的?

王文:我认为即使特朗普总统也明白中国外交政策的底线,在他就职之后从未触碰过该底线,显示了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尊重,这是我的理解。

苏菲·谢瓦纳兹:但是据报道称,美国无视中国的警告准备大规模地向台湾输送武器,这也是事实。中国会以某种方式对此提出挑战吗?你们是打算采取严肃的应对措施还是只是打算在口头上表达不满?

王文:是的,中国反对美国对台湾军售,但是另一方面,从学者的角度看,我们坚信美国卖给台湾的武器将来最终会归属于中国,因为台湾将来会回归祖国。

苏菲·谢瓦纳兹:但是“未来”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我们就说当下正在发生的现实,得益于美国的支持台湾在军事上正变得越来越强大,你们对此能接受吗?因为中国实现完全统一可能还要上百年时间。

王文:我不这么认为。台湾是一个岛屿。即使台湾的军事实力比过去强了很多,也不可能改变“一个中国”的现状,因为现在中国大陆的GDP和军事力量都是台湾的几十倍,所以我们有十足的信心。至于未来,中国有漫长的文明发展史,我们有智慧有耐心去守望和塑造未来。

苏菲·谢瓦纳兹:那些中国宣示主权的南海岛屿可能不久就会成为中国战斗机的简易机场。您觉得中国会在那些岛屿永久驻军以守卫自己的主权吗?

王文:我认为在南海的那些岛屿上,中国完全有权利保护自己的主权。那是我们作为所有者的权利,没人能够阻止。所以说美国凭什么干涉南海岛屿的建设?许多中国人认为不可理喻,谴责美国的干涉行为。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世界需要明白,南海问题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事务。

苏菲·谢瓦纳兹:但是看起来并不容易。我听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说美国将会阻止中国进入中国自建的岛屿——你们对此如何回应?如果美国所说属实,你们打算怎么做?

王文:美国对任何事都会闲言碎语。

苏菲·谢瓦纳兹:您的意思是美国只是巴拉-巴拉-巴拉地说空话吗?

王文: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事实。美国对世界上的所有事指手画脚,但现在还成不了什么气候。

苏菲·谢瓦纳兹:所以,现在美国正在宣称的“我们将要阻止中国进入他们建造的人工岛屿”,您认为完全没有事实或行动基础?

王文:对美国那些闲言碎语我们是拒绝和批判的。我们希望美国能平衡各方关系,对南海问题保持沉默。

苏菲·谢瓦纳兹:如果美国真正采取行动阻挠中国进入自建岛屿,中国将如何应对?

王文:这取决于美国的具体行动。对美国可能的行动我们有充分的应对措施,只需等待和观察美国的行动。

苏菲·谢瓦纳兹:我们现在看到这样一个趋势——一直以来美国拉拢中国周边国家成为盟友,例如越南、韩国、日本等,但是菲律宾现在与美国的关系破裂,开始转向中国,即使中菲存在领土争端。中国应该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您认为周边国家会围绕中国结成紧密的同盟吗?

王文:我认为菲律宾转向中国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菲律宾终于想明白了。过去,菲律宾前总统对美国过分信任,但新总统上台后幡然醒悟——美国只能给菲律宾空头支票而中国可以为菲律宾提供常规的支持。菲律宾人很聪明,他们明白谁是好人谁是骗子。所以我认为,这给中国周边国家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典范。我对越南、马来西亚以及其他国家,甚至韩国、日本有充分的信心。

苏菲·谢瓦纳兹:观察现在的形势,您是否认为美国与中国周边国家以及环太平洋地区构筑的联盟正在分裂瓦解?

王文:就当前新形势而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同盟无法发挥作用。因为,进入新世纪、面临新条件,我们亚太国家应当崇尚可持续发展,如何做到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军事同盟,而是发展,是投资,是基础设施建设。

苏菲·谢瓦纳兹:我们谈了很多也听了很多有关中美对抗的话题,但仔细一想,对一个普通美国人来说,没有中国产品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我的意思是,中美两国经贸关系联系得如此紧密,经济上双方都输不起,这种背景下怎么可能谈论对抗?

王文:关于中美关系,我们不能只关注对抗,应当看到两个大国之间关系的其他侧面。每年有超过600万人往来于两国之间,两国贸易额接近6000亿美元,这就是另一个侧面——现在中美两国是互相依存的。我认为对抗的说法其实是媒体的定义、媒体的观点。现实中两国推崇的是和平、互助、双赢。我年年去美国,感觉美国普通民众和中国普通民众一样,都认为稳定和平双赢是两国的共同目标。

苏菲·谢瓦纳兹:我想谈一下特朗普总统退出TPP这件事,奥巴马总统很热衷TPP并且将中国排除在外,现在习近平主席声称将捍卫自由贸易,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代替美国发挥作用?

王文:世界上所有加入WTO的经济体都应该遵守WTO 的规则,我们有既定的规则,为什么美国还要建立新的规则呢?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做得很对,大部分中国人都赞同特朗普的做法。

苏菲·谢瓦纳兹:我理解为什么中国赞同特朗普退出TPP,显然中国作为在亚太地区举足轻重的国家,被这样一个重大协定排除在外肯定会感到不安。但中国也在该地区发起了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请问,对此中国欢迎美国的加入吗?

王文:当然,我们非常欢迎美国的加入。当今中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是双赢、开放、包容。所以我们欢迎所有国家加入中国发起的协定。例如我们现在最重大的倡议——“一带一路”,中国欢迎所有国家加入。我认为俄罗斯积极参与的行为值得肯定,而美国至今仍摇摆不定。

苏菲·谢瓦纳兹:另一个问题是,中国一直习惯于在地区充当领导角色,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中国正在建设丝绸之路基础设施项目,在非洲大量投资,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正在打破传统,谋求更广泛的国际影响力?

王文:当然,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未来十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未来3到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中国当然希望给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过去,世界低估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贡献。三年前,习近平主席发起了“一带一路”倡议,这意味着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希望在和平、双赢、避免冲突和战争的前提下为世界作出贡献。

苏菲·谢瓦纳兹:最后我想简短地问您一个关于特朗普的问题,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一直不甚明确、朝令夕改,您是否认为这种不可预测性其实是他的一种策略,如果是的话,对中国起作用吗?

王文:特朗普这个人很有趣,他非常擅长学习,现在他正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美国总统。所以我认为不应该根据竞选时期的言论来分析特朗普,我们需要给特朗普学习的时间。中国有信心与特朗普打交道,让他明白什么符合美国的长远核心利益。中美合作、美俄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这是我的观点。

苏菲·谢瓦纳兹:王院长,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一切顺利。

……………………………………………………………………………………………………………………

王 文

中国顶尖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资深政府咨询专家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

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集团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目前,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2014年来,人大重阳连续三年被选入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推出的、国际公认度最高的《全球智库报告》的“全球顶级智库150强”(仅七家中国智库连续入围)。

(本文刊于4月10日 观察者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