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院投资圈巨丰财经关于我们

共享单车有规范才能更好发展

发布于2017年6月13日

导读: 共享单车属于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模式,由市场主体先行先试,因而市场生态是个复杂的系统,既存在着监管缺失的先天不足,又存在着野蛮生长的无序竞争。由此就产生了共享单车行业间的恶质竞争、共享单车的乱停乱放、共享单车在需求端引发的道德风险、市场主体基于经济人因素而生的押金问题、线上线下不协调带来的共享属性缺失、没有实名制带来的市场风险和共享单车质量和安全得不到保障等等。

  张敬伟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6日《深圳特区报》。

  引子:交通运输部日前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明确,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是城市绿色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是方便公众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重要方式。各地要实施鼓励发展政策,规范运营服务行为。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主持人:尹传刚

  嘉宾: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

  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共享单车属于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模式,由市场主体先行先试,因而市场生态是个复杂的系统,既存在着监管缺失的先天不足,又存在着野蛮生长的无序竞争

  主持人:共享单车在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困扰。在你们看来,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出现种种乱象的原因何在?

  李长安:对于大多数城市居民来说,共享单车似乎是一夜之间就出现在大街小巷之中,正所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车万车遍地开”。共享单车在快速成长的同时,确实也给管理部门带来了许多难题。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共享单车企业的管理究竟应该是什么模式,目前还鲜有先例可循。特别是大量积存的押金如何管理,也给监管部门出了一个难题。另一个就是如何处理共享单车对城市管理的冲击。共享单车最大的优点就是自由方便,但同时也带来了乱摆乱放、影响交通市容的问题。如何处理好方便民众与集中摆放的难题,也考验城市管理部门的智慧。

  和静钧:共享单车不但是一种粗放的经济现象,更是一种大众文化现象,文化现象中包含着居民的公益文化认识水平、环保意识、公德约束以及产权界线意识,也包含城市管理者的文化认识水平。居民文明素养不高,共享单车损耗率会走高,势必影响共享单车的可持续发展。共享单车的乱象之根源,一在于居民文明素养低下,二在于城市管理者并没有做好必要的扶持、规划等辅助行为。

  张敬伟:共享单车属于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模式,由市场主体先行先试,因而市场生态是个复杂的系统,既存在着监管缺失的先天不足,又存在着野蛮生长的无序竞争。由此就产生了共享单车行业间的恶质竞争、共享单车的乱停乱放、共享单车在需求端引发的道德风险、市场主体基于经济人因素而生的押金问题、线上线下不协调带来的共享属性缺失、没有实名制带来的市场风险和共享单车质量和安全得不到保障等等。

  共享单车带来的市场乱象是客观现实,主要原因是监管缺失和制度缺位,跟不上新业态的创新发展所致。恰恰如此,对于共享单车的市场乱象应客观分析,不能因噎废食。这就要求监管者更新管理思维,引导共享单车新业态健康发展。

  《意见》对共享单车属性的认定,相当于承认了共享单车是“公共产品”,从公共政策角度肯定了共享单车优先受到政府扶持的政策取向,发出了清晰的鼓励与扶持的信号

  主持人:《意见》明确,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是城市绿色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是方便公众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重要方式,各地要实施鼓励发展政策,规范运营服务行为。如何评价《意见》对共享单车属性的界定?

  和静钧:《意见》对共享单车属性的认定,相当于承认了共享单车是“公共产品”,从公共政策角度肯定了共享单车优先受到政府扶持的政策取向,发出了清晰的鼓励与扶持的信号,这是一项值得肯定的治理观念进步。共享单车的存在与发展,能解决城市机动车承载力过载后引发的种种问题,如缓和交通拥堵、遏制机动车持有成本上升、促进能耗下降、使低收入者受益,这些目标的实现也是政府所追求的。

  李长安:共享单车的出现,就是为了解决民众“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问题。共享单车所倡导的绿色、健康主题,非常符合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因而值得大力提倡。不过,作为公共交通系统中的一部分,共享单车也必须服从城市管理的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必要规范运营服务行为,遵守诚信经营的基本原则。

 张敬伟:这样的评价是客观理性的。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再到共享汽车,我国绿色交通借力“互联网+”实现了多元化的大发展,构筑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享经济新业态。监管方对这些新业态的发展是鼓励的,而且针对其市场运营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积极和有序的引导和规范。《意见》也力图解决现实问题,如场地停放、实名制、多方共管和纳入信用体系等等。虽然相关政策还有待完善,但已经走出了共享单车法治化的关键一步。

  作为一种新经济新业态的代表,治理共享单车需要创新管理思维模式,多管齐下,实现政府、企业与用户三方共治

  主持人:《意见》明确定性“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是城市绿色交通系统组成部分,并对企业、政府、用户有了清晰的定位。即企业、政府、用户分别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需要三者协调配合,发挥各自的作用。你们如何看待这样的共治思路?

 张敬伟:共享经济的共享属性决定了共享单车必须实行多方共治。共享单车运行过程中出现的乱象也凸显靠市场本身无法解决问题,作为市场大系统中的新经济模式,政府、企业与用户,必须按照各自的责权利,形成和谐与共的“三段论”。具体而言,政府要建立好制度完善监管之责;市场主体要依法经营、理性竞争,而且要完善技术手段,做大、做强、做好共享单车“蛋糕”;用户要规范用车。三方协调共治,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才会更好。

  和静钧:这一共治思路是从对“规范责任”的谨慎分配中体现出来的,企业、政府、用户均负有各自的“规范化行为的责任”,用户违规与信用及用车授权相挂钩,政府要在规划、用地支持、城市管理等方面进行配合,企业要实现更好的管理,提供更好的服务。

  李长安:作为一种新经济新业态的代表,治理共享单车需要创新管理思维模式,多管齐下,实现政府、企业与用户三方共治。对于政府来说,要尽快出台共享单车管理标准与规范,这次发布的《意见》,就是依法治车、完善法制的必要举措。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制度和规定不仅是对共享单车的约束和规范,其实也是对共享单车的保护。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应该抓住当前难得的发展机遇,加强自律,坚持用户利益至上,这样才能取得政府与民众的更高认可。而对于用户来说,则要严格遵守共享单车的使用规范,特别是要了解共享单车的公共性质,提高公德心,同时要学会运用法律规则维护自身的权益。(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

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集团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目前,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2014年来,人大重阳连续三年被选入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推出的、国际公认度最高的《全球智库报告》的“全球顶级智库150强”(仅七家中国智库连续入围)。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中心

2017年3月9日,北京巨丰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无偿向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设立“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并由人大重阳负责运营管理。“全球治理研究中心”由原外交部副部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何亚非领衔,前中国银行副行长、国际商会执行董事、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张燕玲担任学术委员会主席,旨在构建高层次、高水准的全球治理思想交流平台,并为决策层提供高质量的政策咨询建议,努力践行咨政、启民、孕才、育人的智库使命。

(本文刊于6月6日《深圳特区报》)

分享到: